病人你好

过去成为历史,历史成为传说

difference【双黑/喜闻乐见的花吐梗】01「标题基本没啥意义」

众所周知,港口的黑手党中,被成为双黑的太宰治,讨厌狗,中原中也,讨厌绷带。
    太宰治讨厌狗,为什么呢。
因为看到狗就会想到那个黑色的小矮人在我面前乱吠呢。
那年
        黑手党的太宰治如是道。
     中原中也讨厌绷带,为什么呢。
因为那个家伙就是个绷带附属品,应该说有关他的一切我都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讨厌。
那年
      黑手党的中原中也如是说。
【我讨厌你。】
【我也是,讨厌至极。】
唯独在这一点上他们如此相同。

年轻的他们
谁都没有在意那份出现于自己心中的悸动。
所谓相爱相杀,是否就是为他们形容的呢【笑】。
那天,中原中也在执行单人任务时,吐出了一朵红色的天竺葵。
那天,太宰治在考略怎么等自己搭档回来后折腾他时,吐出了一朵茉莉花。
自那之后,原本一见面就吵的这两位,变成了一见面就绕着走。
太宰治不再打趣捉弄中原中也,中原中也不再追着太宰治打。他们像是避瘟神一样将自己关在宿舍中,谁都没有说出自己患了花吐症。
俗话说逃的了和尚逃不了方丈〖←shenme〗面对首领下达的双人任务,他们不得不在一起,一起前往同一个地方。
「『感觉糟透了』」
谁都没有开口,因为谁都不知道在是否在下一秒自己就会吐出一朵花。
「『那样的话可真就够丢人的』」
这真是最不正常是一次任务了。
最终一声强烈的咳嗽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异常的宁静。
一朵红色的天竺葵悠悠的从中原中也口中飘落。“中也,你…”太宰治吃惊地看着那朵红如血一般的花朵飘落,残留的花瓣还留在中原中也的嘴边。
面对着搭档了多年的太宰治,一股子被羞辱的感觉从中原中也的内心升出,那个家伙一定会死嘲笑自己。
“诶——中也是喜欢上哪个漂亮的姑娘了吗,呒呒,真是难得呢,不过估计那个姑娘是不会喜欢中也的啦,谁会喜欢一个漆黑的小矮人嘛。”太宰治永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嘲笑中也的机会,就像中也永远不会放过和太宰掐架的机会一样。
“要你管!”中也向后狠狠的向后面踢去,一如既往地被太宰躲过。
“中也这样子会不会影响任务啊。”看似关心的话语,在中原中也听来却是满满的嘲讽意,他没有反驳,因为他也确实知道,自己得花吐症已经有一段时日了,因为花朵的颜色是红色的,上面的点点血丝才没有被注意到。
中原中也的时间不多了。
他不想面对自己对太宰治的那份感情。
「那家伙是不会喜欢我的吧,那个绷带附属品……」
中原中也试图将这些东西捋出自己的脑子,太烦了。
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那份感情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质了。
——子弹冰冷的触感从脸颊边画过,刺痛拉回了中原中也的思维。
可以说,花吐症给中原中也带来了很大的妨碍,咳出花朵的频率越来越高,凌乱的现场,鲜血与红瓣,一幅多么美丽的画作,不是吗。
不过
哦,瞧,这幅猩红的画作中如此突兀的白色是什么……

TBC

红色天竺葵---你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
茉莉花——你是我的

估计2p完结
这是个有懒癌的作者「←所以说底层画手就不要作死来当文手啊喂」

评论

热度(17)